☆Obaby's H4cking W0rld☆

Hack-Crack==Backdoors - RATs - Trojans // Binders-Packers - Rootkits

破解-黑客-零日漏洞-灰鸽子/上兴/PCShare-木马免杀-网站入侵-信息安全




用过他的破解的上兴,感觉破解的还不错,可惜现在被抓了。
下面是新闻原文:
先攻击网吧后收取“保护费”
大学生“黑客”昨在景宁法院受审

  小李,23岁,山东人,青岛理工大学学生,2007年7月休学在家。
  昨天,小李站在景宁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里接受审判,此时他的身份不是学生,而是攻击网吧的“黑客”。因涉嫌攻击网吧敲诈勒索,小李被提起公诉。此案经指定由景宁法院审理。

  网吧老板斗气

  丽水云和县县城红光路上有一家叫新时尚的网吧。而离它不远处还有一家网吧,叫世纪窗网吧。

  新时尚网吧是几个老板合开的,王某是股东之一。

  去年国庆节前,王老板找到了朋友刘某,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攻击网吧,让网吧断线上不了网。

  王老板说,世纪窗网吧的老板为人很拽,看起来很不顺眼。

  刘某告诉王老板,自己没有什么办法,也没有精力,不过倒是可以问问朋友看。

  刘某于是联系了一位广东的网友,这位网友又介绍了一个网名叫misswe的网友。刘经过了解,发现misswe是个专门做DDOS攻击业务的,甚至他的QQ签名都有业务介绍。

  国庆过后,刘通过QQ联系上了misswe。misswe告诉刘,攻击网吧,每小时收费200元。两人一拍即合,刘于是告诉misswe两个IP,让他在晚上7点到9点之间进行攻击测试,测试前misswe让刘汇了100元到其账户上。

  果然,测试开始后,世纪窗网吧断线了,无法上网。测试成功,刘于是要求misswe每天晚上八九点钟时攻击世纪窗网吧,攻击一次,misswe可得200元报酬。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世纪窗网吧不断遭受到黑客的侵袭,无法正常上网营业。

  

  交6000块钱

  就可免受攻击

  世纪窗网吧受攻击半个月后,也就是2008年10月中旬,有个网名叫“快乐的耗子”的人加了misswe的QQ。

  “快乐的耗子”开口就问misswe攻击网吧怎么收费。Misswe照旧报价。

  后来,两人聊着聊着,“快乐的耗子”透露了一点底,说自己也是开网吧的,被人家攻击了,并说了自己网吧的两个IP地址。

  misswe十分吃惊,这两个IP正是自己这些天一直在攻击的。

  似乎“快乐的耗子”已经知道misswe做的事,问是不是就是他在攻击他的网站。

  misswe没有承认,应付着说可以帮他查查。

  “快乐的耗子”接着问多少钱可以解决这事。misswe当即回复说6000元。两个人的对话此时进入正题。misswe于是把自己的银行账号也告诉了对方,并要求先付4000元看看效果,如果攻击确实少了,再付余额,以后则每月支付1000元。

  第二天,misswe的账号里汇进了2000元。

  此时,先前的那位客户却再次要求misswe继续攻击。“我收了这个人的钱,我就继续攻击那家网吧。”misswe说。

  攻击还在发生,被攻击的网吧于是再次找到misswe,又先后两次给misswe汇了总共3000元。此后,世纪窗网吧总算安耽了。

  至此,miseewe已从前一位客户那里拿到了2000多元的攻击费用,又从被攻击的网吧拿到了5000元。

  

  “黑客”是休学在家的大学生

  这个神秘“黑客”misswe到底是谁?

  misswe是位23岁的小伙子小李,山东莱阳人,2005年到青岛理工大学上学,2007年7月后休学在家。

  小李办了个“黑客”网站。他在网站上做广告,明码标价介绍自己的攻击业务。

  2008年11月1日,小李被禁用词语机关抓获。

  为什么要做“黑客”,要攻击网吧?小李在归案后说,弟弟还在上学,没钱用,给他弄点生活费。

  案发后,世纪窗网吧获赔经济损失10万元。

  云和县检察院在昨天的庭审中指控,李某对世纪窗网吧进行攻击,并向网吧索要6000元,实际得款5000元,其行为已触犯刑律,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刑事责任。

  至于指使“黑客”攻击世纪窗网吧的刘某和新时尚网吧的业主,禁用词语机关认为他们的犯罪情节轻微,危害不大,撤销了此两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的案件。

  

  没有想到这是犯罪

  昨天的庭审中,小李从头至尾说话不多。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他表示认罪。小李说自己因欠学费而休学,但是他弟弟也在上大学,“为了弟弟完成学业,我就休学了”。拿到6000元后,他给弟弟交了学费。

  小李的辩护人则辩护说,小李并没有主动索要钱,而且是为了弟弟完成学业,减轻家庭负担。案发后,小李的父亲积极退赃。辩护人要求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在自行辩护中,小李的一番话发人深省。他说:“我在虚拟空间做了些事情,我很难把它和犯罪联系在一起。我一直受爸爸教育,知道犯罪是可耻的事情。我没想到自己会站到这里。”

  “我今年9月不能去学校的话,就会被退学。我出去赚钱,作为长子为家庭分担点。”

  小李的实际情况让人唏嘘动容。因此公诉人也在发表公诉意见时建议法庭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小李从轻处理。

  最后陈述时,小李表示,以后做任何事情,他会把法律当成第一标准。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待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


1 评论:

三股东 说...

紧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