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aby's H4cking W0rld☆

Hack-Crack==Backdoors - RATs - Trojans // Binders-Packers - Rootkits

破解-黑客-零日漏洞-灰鸽子/上兴/PCShare-木马免杀-网站入侵-信息安全


18日上午,数百乡邻聚到棠阴镇派出所门口,要求严惩罗爱娥。

 “妈妈,别打了,再打我就会死!”


  宜黄一名七岁女童疑被生母打死 挨打时曾哭喊求饶 警方已刑拘死者母亲

  抚州市宜黄县棠阴镇下庄元自然村一名年仅7岁的女孩突然死亡,乡邻怀疑是被生母打死。事后,女孩被草草埋葬,她的母亲罗爱娥随即被警方控制。女孩在临死前的那个下午向母亲罗爱娥求饶:妈妈,别打了,再打我就会死!生前的这句求饶话,一夜间激发了乡邻的公愤,18日上午,数百乡邻聚到派出所门口,要求严惩罗爱娥。

  7岁女孩悄悄地走了

  7岁女孩叫莉莉,是宜黄县棠阴镇中心小学的一年级学生,11月17日,又是一个新的周一,但从此后,校园内再也看不到这个“老喜欢借同学铅笔”的小女孩,她死了。

  老师孙小伟说,周一上午,莉莉没有到学校上课,上午9时,他来到莉莉家,进屋后,莉莉的父母看起来神情忧伤,他们说,莉莉在凌晨得了疾病死了。孙小伟心里咯噔一下,来家访之间,就有人传言莉莉被母亲活活打死了。

  女孩死后埋在自家山头

  17日上午7时30分,罗爱娥夫妻俩找到洪德贵,说女儿莉莉死了,请他帮忙埋一下。上午8点,洪德贵来到罗爱娥家,发现这个死去的女孩身上裹着一条旧毛毯,连一个简单的棺木都没有,想提出用木板给小孩做个简单的棺木,但罗爱娥说没必要,也不让她打开毛毯,只说孩子是病死的。

  洪德贵找了一个帮手,把莉莉的尸体埋在罗爱娥家的后山上。

  罗爱娥被警方刑拘

  17日上午10时,罗爱娥被民警带到棠阴派出所。18日上午,抚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法医赶赴现场,会同宜黄县公安局刑警商谈案情。

  18日上午11时,在洪德贵的帮助下,莉莉的坟墓被打开。在山上,法医对莉莉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并从身体的不同部位切取了检材。整个过程,莉莉的父亲胥有贵都在现场。

  19日下午4时,宜黄刑警余建说,通过尸检和对罗爱娥审讯,19日凌晨,警方决定刑拘罗爱娥,并将其送往看守所关押。

  生母矢口否认杀了女儿

  18日下午2时,记者在棠阴派出所采访罗爱娥时,她说女儿莉莉死亡的时间是在17日凌晨4时30分,并矢口否认莉莉是被她毒打致死。

  罗爱娥说,女儿有小偷小摸的习惯。17日,女儿偷了84元现金,后仅在其身上找到了4元钱,这些现金到底是自家的还是邻居家的,莉莉不说,她便对女儿进行教育,额头上也轻微打破了一点皮。

  大概是在17日凌晨3时,莉莉突然开始发病,她和丈夫守护在女儿身边,过了一个多小时,莉莉就死了。

  莉莉在深夜患病,为何不及时送到医院去救治?对记者的这个提问,罗爱娥给的理由是深夜找不到医生。

  在两名女警的看护下,罗爱娥不时俯身睡觉,女儿莉莉的死亡,在这个母亲的脸上,记者能看到的只有疲倦,没有悲伤。

  父亲称没有看到女儿挨打

  胥有贵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面对乡邻说罗爱娥亲手打死女儿的一事,身为人夫人父的胥有贵除了悲痛,就是不断向大家解释:他没有看到女儿挨打,17日整个下午,他都在田间忙着收割稻谷。

  但胥有贵承认妻子脾气爆燥,平时对莉莉有打骂行为。

  在磨难中长大的女孩

  莉莉死了,有关她的身世和生活经历也被揭开,原来,这是一个在苦水中泡大小女孩,磨难不断。

  罗爱娥婚龄14年,生育了3个孩子,大女儿今年14岁,辍学在家,他们希望第二胎生个儿子,但莉莉的出生使他们伤透了脑筋。为能够在第三胎生个儿子,莉莉出生后没有任何喜庆的场面,而是被罗爱娥夫妻俩偷偷寄养到附近一个乡镇的农户家。

  在寄养4年后,莉莉出了车祸,家属得到数万元的赔款的同时,莉莉的腰部留下了一个很大的伤疤。车祸发生后,莉莉回到了生身父母的身边。

  奶奶朱美英说,莉莉被接回家后也是遭罪,罗爱娥起初打莉莉的还不算凶,但后来越打越厉害,还不许任何人劝架。几年前,罗爱娥就和她翻了脸,不允许孩子到奶奶家,不允许孩子叫爷爷奶奶,还不允许丈夫赡养父母。

  有时看到莉莉挨打,爷爷奶奶会心疼,就硬着头皮上前制止,对此,罗爱娥大声呵斥,称自己的下一代自己管,老人管好自己的儿子就行。

  撕裂心肺的哭声让婶婶为难

  有关莉莉的死因,在警方没有公布尸检结果之前,乡邻的说法一致:莉莉被活活毒打后,还被她母亲推进家门口的池塘中溺水。

  彭前英是莉莉的三婶,和罗爱娥同居一栋房子,她告诉记者,16日中午,罗爱娥用木棍打了莉莉一顿,下午还把莉莉推进了门前的水塘,莉莉试着自己爬上岸,罗爱娥就把女儿的头摁在水中,反复多次才让女儿上岸。下午她在楼下又听到莉莉哭着说:妈妈,别打了,再打我就会死!晚上11时许,她睡在楼下又听到莉莉挨打时的哭喊和求饶。莉莉挨打具体原因大家都不清楚,也没有人敢上前劝架。因为这些年,罗爱娥从不让别人管她家的事,谁上前就和谁吵。

  莉莉死亡的消息传开后,18日上午,棠阴镇数百乡邻先后棠阴镇派出所门口,要求对严惩罗爱娥。

  【记者手记】

  生命脆如花蕾 她在深秋凋零

  莉莉是不是被生母打死还没有定论,但是,这个像花蕾一样的孩子在这个充满暴力的家庭遭遇了太多的摧残。如果可以的话,不将这个孩子寄养,她可能不会遭遇车祸;如果父母多一点怜爱,她也不会长期遭遇家庭暴力;即使在深夜突发疾病,生命一定要消失,也应该在医院的病床上安静地离去,也应该在父母的悲痛欲绝中依依不舍……

  孩子,如果你在天堂,请微笑吧,告别你的世界,也是你对苦难的解脱。文/图 记者金其会

0 评论:

发表评论